Home / 教研课题  / 教研专题  / 方言应该回归课堂吗?

方言应该回归课堂吗?

专题丨方言应该回归课堂吗?中国的方言呈现出数量多、差别大的特点。

456

方言应该回归课堂吗?

因为中国地域辽阔,自古以来各地沟通也相对阻隔,便形成了“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调,百里不同俗”的格局。根据目前普遍的分法,汉语方言分为:官话方言、吴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客家方言、粤方言、闽方言,每一大类方言下还可分为许多次方言。中国的方言呈现出数量多、差别大的特点。


前段时间,一位央视主播曾在电视节目中把“六安”读成“六(liù)安”,在一片争议声中,主播称播音要以字典为准,而在最新版的《新华字典》上,“六”只有“liù”一个读音。但是在安徽,人们通常将“六安”读作“路安”。像六安这样在全国范围内有一定知名度的方言词汇并不少,那么是否有必要在《新华字典》这类权威字典中纳入方言词汇,将其规范化、正式化呢?

与此同时,上海市教委也提案表示,考虑推进学龄前儿童沪语教育工作,遴选本市有条件的幼儿园进行上海话教学的试点,并准备全市推行。于是,许多人开始思考和讨论,在如今普通话推广如此火热的情况下,方言教学到底该不该进入校园?


1. 方言不该成为逐渐消失的文化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方言。“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是唐朝诗人贺知章留下的绝句,足以说明乡音的亲切。“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之所以会泪汪汪,显然是因为听到了“乡音”,这是方言的功效。方言里蕴藏着宝贵的文化,更传递着一个地方的“文化情感”和“历史密码”。

有人担心方言会逐渐消失。一方面,普通话推广越来越强势,现在大多数孩子几乎都会说普通话的;另一方面,方言的使用空间越来越逼仄,要想保护方言传承,就必须开始重视方言的教育,这也需要从年轻一代抓起。

如今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不少孩子不但已经不会讲方言了,连听方言也变得吃力。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来看,随着人口的流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必须建立在共同的语言上,所以普通话成了万金油,方言的存在空间受到挤压。

面对方言的式微,也有人作了不懈的努力。近年来,用方言主持电视节目,已成为地方电视台的一道“独特风景”,越来越多用方言演唱的歌曲也让人耳目一新。既要学好普通话,又要保留方言,这也是保留一种地方文化,这应该成为大家的共识。

0 (1)

▲学校强制说普通话,已经是很常见的现象


2. 方言的生命力在民间,不在课堂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方言作为一种文化载体,确实有其特殊的价值,但是对于语言教学而言,我们或许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

熟悉教学工作的人都应该知道,儿童期是一个人对母语语音和字形感知、识记最关键的时期。这个时期,他们对于语言的认识更加接近一张白纸,我们教给他们什么,他们就填充什么,学会什么。这是很重要的“第一印象”,一旦形成习惯,很难更改。

如果过度推行方言教育,那么他们可能会对方言产生深刻的“第一印象”,当方言在孩子们脑海中固化下了,必然影响孩子们对普通话语音的识记及阅读。这同时也将对孩子们未来学习普通话语音,造成不必要的障碍。因为我们当前的汉语言教育教学,推行的是普通话。大众交流中,如果一定要使用方言,自然要成为语言交际上的“异类”人群,难以与众人顺畅交际沟通。

其实,方言对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来说,通过从小耳濡目染,不用形成专门教育,孩子们就可以自然而然学到,感知到。而我们的教育,恰恰在于对方言的“扭转”。这是语言走向主流,达到社会人际交往顺畅的必然要求,体现了总的发展趋势。我们如果出于拯救方言的考虑,也只能是作为一项研究而存在。相信那些专门的语言工作者,一定会对方言进行全面充分研究的。方言在与普通话的比较中,才显现出其实实在在的价值。

所以,为方言的生命焦虑,完全是杞人忧天,为方言“开课”以保证其生存,也是多此一举。因为方言的生命力在民间不在课堂,方言的根已深深扎在地方的土壤里,扎在家乡人的心里,它的传承是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


3. 方言教学实际难度很大

语言问题是重要的社会课题,恰当处理各种语言问题能够促进社会的长治久安,推动精神文明的发展。随着我国社会的不断进步,日常生活中的语言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近些年的全国两会和地方各级两会,均有代表就方言问题递交议案、提案,呼吁社会关注方言、保护方言,以至于提出应当在幼儿园和中小学开设方言课。

关注方言、保护方言的理论价值和社会意义自不待言,但是为保护方言而在幼儿园和中小学开设方言课程的做法则需要商榷,其必要性与合理性还需学界和社会谨慎思考。

我们应当看到,一方面,广大农村和中小城市还存有方言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土壤,少年儿童不必专门在学校学习就能掌握本地方言;另一方面,大城市缺乏使用方言的环境,儿童即使在学校学习方言也未必能真正掌握这一语言,学校的方言课程很容易流于形式。

从学习者的角度来说,方言即便进课堂也难以和故土情感建立联系。中国当前的城市化进程使得大城市人口来源多样,加之汉语方言变化复杂,方言课堂教学择其一而弃其他,对于相当一部分学童来说,自己所学方言很可能并非自己的故土乡音。而即便学到了故土乡音,由于没有故乡的生活背景也很难形成故土情感。与此同时,因为儿童对方言与故乡文化之间关系的理解有限,强行推进方言教育还可能造成孩子心理上的抵触,就好像国外一些华人送孩子学习汉语,而有的孩子对此并不理解,甚至产生逆反心理。

从校方来说,即使开设方言课,如何设计课程,如何将方言学习和地域文化的学习相连接,也是一个挑战。此外,在幼儿园和中小学开设方言课程不利于普通话的推广。普通话虽然在大城市已经成为通用的语言,但以普通话作为第一语言自然学会的儿童还是少数,大部分儿童需要依靠学校教育习得普通话,当学校同时开设方言课和普通话课,稍有松懈就会使已有的推普成果付诸东流。

0 (2)

▲家庭才是文化传承的关键


4. 家庭是传承方言的土壤

如果说方言不适宜于学校课堂教育,那么方言的教育和传承当如何进行呢?父母是孩子的老师,孩子的语言、生活、情感都带有父母的影子,方言学习最适宜的环境就是家庭教育。我们应鼓励家庭成员说方言,形成“儿童在家说方言,在校说普通话”的语言培养模式。这首先需要家长具有一定的文化自觉意识,需要家长认识到传承方言与保护文化多样性之间的关系。

方言是联系家庭与故乡情感的纽带,家庭成员学习故乡的方言土语也自然在情理之中,父母亲朋之间所说的乡音是真真切切、原汁原味的情感,只有饱含着情感的乡音才有可能真正地传递给下一代,才有可能真正地激起孩子对故乡的感情。家庭中的方言学习是立体的、多层次的学习,超越了语言的传承,更多是一种文化的延续,这种文化和方言的互动也容易激发儿童学习的兴趣。从语言学习本身来说,语言可以是正规课堂教育的语言学习,也可以是在自然语言环境中的语言学习,儿童在自然语言环境中的学习效果,要远远优于课堂语言学习的效果。

每种方言都是一种故乡情怀,都是一种文化。语言的发展、变化、消失有其自身规律,方言传承的核心重在家庭,我们应发挥家庭和学校各自的功能,一点点形成方言、普通话并存的语言环境。


参考资料:
人民日报丨新华网
东南商报丨武汉晨报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

版权声明:
文章为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原创整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师者说二维码,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