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教研课题  / 教研专题  / 从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重新认识互联网+教育

从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重新认识互联网+教育

专题丨从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重新认识互联网+教育

123

不得不说,教育是最为保守的行业之一。尽管信息技术培训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开展了一轮又一轮,“校校通、班班通、人人通”通了一年又一年,网络课程建了一茬又一茬,但只要你走进大中小学的课堂,你会发现,课堂还是那样的课堂,除了PPT替代了传统的板书外,与十几年前相比并没有发生实质的变化。我们不能简单认为这是教育本身的错,只能说是之前的互联网发展对教育的冲击力度还不够,还不足以从根本上改变教育的生态环境。

但如果您认为互联网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教育,估计您又错了!进入到2015年,互联网的发展步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其“连接一切”的特征开始展现得淋漓尽致,以“横扫一切”的霸气向传统行业发起了攻击。

那么,“互联网+”会给教育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在迎接“互联网+”的挑战时,教育又将面临什么样的风险?我们又该如何做才能享受“互联网+”带来的红利大餐,而又不会成为车轮碾过的孤魂野鬼呢?


中国经济网乌镇11月18日讯 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青年论坛今日在浙江乌镇举行,本届论坛主题是“互联网时代青年的机遇与责任”。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在论坛上表示,在线教育的主导者与主创者,目前还是在传统教育中进行成长。展望下一步,呼唤互联网原住民们不仅成为“互联网+教育”的受众、学习者,更要成为真正互联网意义下的新教育模式的创造者、实践者。

杨斌表示,他把目前主流的“互联网+教育”的主攻方向,叫做“效率导向”的“互联网+教育”,目前看造福很多,也对教育公平有帮助。他认为,下一步,必须思考和探求新的范式,而这个需要从教育本身说起,而非互联网技术的拼接应用。

杨斌认为,进入到“范式转移”的互联网+教育层面和阶段,就意味着不是在原来的路上跑得更快,效率更高;而是在教育理念上升级迭代,追求更加效果。
谁来推动这个“范式转移”?杨斌表示,希望寄托在那些未被传统的教育模式固化,头脑并天生就以网络精神为自然而然、互联网与生活的融合为自然而然的网络原住民们身上。这些青年,不是掌握了而是生就了互联网本质,同时又不把习惯当自然,是敢于挑战教育难点、学习痛点并打造成长支点的95后、00后青年一代。

金属质感分割线

近几年,在互联网教育行业在我国发展的如火如荼。经调查,每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都保持15%以上的速度继续增长,有近42.1%的网民有购买在线教育的计划,预计2017年行业规模将达到1500亿美元。如此巨大的潜在用户以及高额的市场份额,也催生出很多问题:资本运作频繁、用户学习成效不理想、教学内容不成体系、教学根基不稳等。

旧教育生态的毁灭,新教育生态的重建

我们不可低估“互联网+”对教育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可能深至骨髓,直接摧毁传统守旧的教育生态,重塑一个开放创新的新的教育生态。


“互联网+”让教育从封闭走向开放。

“互联网+”打破了权威对知识的垄断,让教育从封闭走向开放,人人能够创造知识,人人能够共享知识,人人也都能够获取和使用知识。在开放的大背景下,全球性的知识库正在加速形成,优质教育资源正得到极大程度的充实和丰富,这些资源通过互联网连接在一起,使得人们随时、随事、随地都可以获取他们想要的学习资源。知识获取的效率大幅提高,获取成本大幅降低,这也为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教师和学生的界限也不再泾渭分明。

在传统的教育生态中,教师、教材是知识的权威来源,学生是知识的接受者,教师因其拥有知识量的优势而获得课堂控制权。可在“校校通、班班通、人人通”的“互联网+”时代,学生获取知识已变得非常快捷,师生间知识量的天平并不必然偏向教师。此时,教师必须调整自身定位,让自己和学生成为学习的伙伴和引导者。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教育组织和非教育组织的界限已经模糊不清,甚至有可能彻底消失。社会教育机构的灵活性正对学校教育机构发起强有力的冲击。育人单位和用人单位也不再分工明确,而是逐渐组成教育共同体,共同促进教育协同进步。

从实质上看,“互联网+”对教育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教育资源的重新配置和整合上。

一方面,互联网极大地放大了优质教育资源的作用和价值,从传统一个优秀老师只能服务几十个学生扩大到能服务几千个甚至数万个学生。另一方面,互联网联通一切的特性让跨区域、跨行业、跨时间的合作研究成为可能,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低水平的重复,加速了研究水平的提升。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传统的因地域、时间和师资力量导致的教育鸿沟将逐步被缩小甚至被填平。

“互联网+”加速教育的自我进化能力。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句话告诉我们一个系统的自我进化能力是其生存和发展的根本。传统教育滞后于社会发展,教学内容陈旧、教学方式落后、教学效率低下,培养出来的人才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这种自我进化能力低下的原因在于教育系统自身的封闭性。“互联网+”敲开了教育原本封闭的大门,也就加速了教育的自我进化。人人都是教育的生产者,人人又都是教育的消费者,这种新型的教育生态必然会更加适应社会的发展。

总之,面对“互联网+”的挑战,教育不能坚守避战,也不能任由互联网“肆意妄为”,而是应该从教育变革的真正需求出发,抓住机遇,直面挑战,让教育在“互联网+”的“风口”飞得更高、更稳、更远。


来源: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
参考资料来源:光明日报、中国经济网、海峡法治在线等
图片来源自网络
研究组员:沈洋
文章整合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课外语文二维码,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