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教研课题  / 教研专题  / 鲁迅一个“早”字,害了多少课桌!

鲁迅一个“早”字,害了多少课桌!

专题丨鲁迅一个“早”字,害了多少课桌!

146

关于课桌,许多人都有与之相关的各种回忆。课桌不仅伴随过我们学习,还充当过各种各样的角色,你们知道吗?
丨涂鸦板-课桌文化
“鲁迅的书桌上刻着一个小小的“早”字。字横着,很像一个还没开放的花骨朵,又像一支小小的火把。这个“早”字有一段来历∶鲁迅的父亲害了病,鲁迅一面上书塾读书,一面帮着母亲料理家务,几乎天天奔走于当铺和药铺之间,把家里的东西拿到当铺去换了钱,再到药铺去给父亲买药。有一天早晨,鲁迅上学迟到了。教书认真的寿镜吾老先生严厉地对他说∶“以后要早到!”鲁迅默默地回到座位上,就在那张旧书桌上刻了个“早”字,也把一个坚定的信念深深地刻在心里。从那以后,鲁迅上学再没有迟到过,而且时时早,事事早,毫不松弛地奋斗了一生。”(小学课文《三味书屋》)

鲁迅的一个“早”字害了多少课桌。

鲁迅可能是我国“课桌涂鸦文化”的鼻祖。
自从《三味书屋》中的鲁迅刻了个“早”字后,课桌刻字文化有了源流和传承。此后的大小课堂的课桌都无一幸免。当然,跟鲁迅一样,每一张课桌上的图案和文字都有一段来历或故事。课桌,陪伴着每一个人成长,课桌上的每一条留言,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回忆。只是鲁迅的故事流传下来,而大多数人的涂鸦故事就这样伴随着青春的离去而沉淀。
小学,课桌上写着:“我要考100分!”或者“老师是混蛋!”——课桌文化展现了孩子对未来充满美好愿景。

初中,课桌上写着:“无法回来的十年,我带你走回最初的沉睡,回归所有未曾开启的盼望。我在这里。”或者“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课外娱乐成了课桌文化的主流。歌曲,小说,带给孩子无限幻想。

高中,课桌上写着:“我喜欢你!”或者“我讨厌XXX!”——懵懂的爱情开始萌芽,课桌成了鸿雁传书的工具。

大学,课桌上写着:“XX考试包过,手机号XXXXXXXX。”“此座已占。”——其实很少能在课桌上看到,但能在墙上,人流量密集处见到。课桌涂鸦成为了所谓的“课桌文化”。

课桌文化是随着孩子成长而不断成长的。曾经的小天真、小懵懂,渐渐演化成了一个个重度中二患者;中二病患了没多久,开始发酵,画风一转,又成了文艺小清新,开始了风花雪月、鸿雁传书之旅;伤春悲欢的酒还没饮足,课桌文化再度进化了,变成了XX考试包过。
课桌文化,是一段人的回忆,记载了很多人童年回忆。然而,这些刻印,却并不怎么美好。

在某张课桌上,写着密密麻麻的、不同风格的字体,乍一看,甚是凌乱。仔细一瞧,只见每排字之前写有“第多少楼”、“回复上一楼”等字眼。转头又看见前面椅背上也全是字,还有几个袖珍版卡通人物形象。卡通人物鼓着圆滚滚的肚子,打着饱嗝,举牌子求关注。不光是教室里有课桌文化,学校的墙壁上、公告栏上、电脑上、甚至于厕所门背上,都能看到课桌文化无限延伸。学校里的桌椅究竟历经了多少“风风雨雨”,谁也不清楚。

丨分界线-课桌“三八线”
还记得上学时课桌上的那条三八线吗?势不两立的女生和男生为维护各自“领土”而怒目相视。如今的校园里,课桌上那条曾经不可逾越的“三八线”正在消失。教育专家和心理专家认为,这既源于环境因素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更体现了校园男女生关系的微妙转变。
70后、80后:“三八线”风行一时

“我们那个年代,读小学的时候,如果是男女同桌,通常要在桌子上画上一条线,这就是著名的‘三八线’。谁的手臂超过了这条线,很可能被对方撞击,甚至被圆规尖伺候”。当时的工具就地取材,拿支粉笔,或是用小刀,在课桌中间一划,大家约定好谁也不能过线。一旦两人和好,“三八线”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下一次闹矛盾时,三八线又会被搬出来。在网络上,为纪念“课桌三八线”,回忆儿时趣事的网帖也是此起彼伏,热得发烫。

网友“戴食指的戒指”说:自己是1980年出生的。他回忆,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男女同桌。学校安排男女同桌的目的,原本是为了增进同学之间的友谊。中学时,他有幸和“班花”同桌。不知从何时起,课桌中间多了一条“三八线”。“当时我想,如果是女生过了线,我作为男生就会很大度地提醒她:你过线了。但女生的自律心好像天生就比男生强,也许是桌子太小了,我的胳膊总是不自觉的就过了线。每当这时候,我就会遭到女同桌的‘化骨绵掌’或是‘降龙十八掐’。”

90后、00后:逐渐淡出人们视线
如今的校园中,“课桌三八线”的踪影越来越少见了。现在的小学生虽然也和以前一样是男女搭配着坐的,但却是一人一张桌子,根本没法划线。“为什么要划线,我和同桌女生的关系很好,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从小一起长大,她还经常带好吃的东西给我。”
如今,划“课桌三八线”被“70后”、“80后”归入课桌文化的一种,并被公认为儿时最好玩的事儿。网友“泥鸿”说,童年课桌上的这条“三八线”在设立——撤销——再设立——再撤销的过程中,看着我们一天天的长大。回想起关于“三八线”的斗争故事,让人回味。童年的不谙世事,那些纯真的矛盾,那些幼稚的冲突,成为“70后”、“80后”求学路上浓厚醇香的记忆。究其根本,在那个经济尚不发达的年代,是一种总想多占点儿的正常心理使得每个孩子变得分外敏感。

随着单人课桌的普及,有人将“三八线”消失归功于课桌的变化,也有人不同意。

上世纪90年代已开始使用单人课桌,但同桌的男女生之间为了划“三八线”,竟直接将课桌间拉开一条缝,作为界限。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独二代”,相比独一代的孩子们,他们的玩伴更少,自然越发渴望友情。于是他们更渴望在相同的、相近的群体中生活,那道人为的界限自然就淡化了。

丨挡箭牌-开小差神器
课桌作为上课开小差的好帮手,可谓名副其实。课桌下玩着手机,看着小说,吃着零食,听着音乐,递小纸条,各种青春期的躁动都融进了一方小小的课桌里。
以前的课桌上总是堆满了书,特别是初高中的课堂,老师一眼望去,满满的都是书山,老师有时会忍不住来一次大清理,勒令同学们将书放下去,可仍然屡禁不止。主要是因为书籍太多,练习题、试卷、课本、辅导书等等,没有更多的地方可以放。
小学生每天背着书包,书包里全是课本。课桌总是很干净。中学生也背书包,包里不一定是课本,可能是小说。中学生的课本都在教室里,当毕业那天,你会见到同学们忙碌的身影。

如今的课桌有悬挂式书袋,老师再也不用担心同学们在书堆下搞小动作了。可是谁清楚同学们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呢。
课桌下的小说总是被老师收走。手机也不例外。也许青春本就如此,被摧毁、被重建、被重塑、被锻造。

丨课桌有话说——
作为课桌,在桌子界里是一朵奇葩,也是被玩儿坏的物品。可我也有话说:

在我的脸角刻一个鲁迅的“早”字
在我的肩头写上高尔基的阶梯
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
你反而会受到嘉许
你是中国的英雄少年
在自我激励

你拎起沉重的书包向我倾泻砖块
戏说楼中才有黄金屋,颜如玉
我的肩膀扛着你的知识门面
其实很多都是没有笔迹的鬼蜮
当你俯身低头看了一眼
我的腿杆支撑在哪里
我竟然有些感动
料到你可能中举

你苦苦思索的时候
手腕托着头
嘴里咬着笔
胳膊肘压下千斤的重力
你昏昏欲睡的时候
将一身的疲惫和哈喇子
都让我顶起

当你读到奇妙的诗句
或是恍然大悟,解开了难题
冷不丁一个拍案叫绝
痛得我浑身发麻
承受着你天大的惊喜

孩子,我的脊梁
也是你的脊梁
请把书本用心归类整理
扔掉重复模仿的垃圾
不要被骗了钱还搭上时间与精力
真正的名师,或者高手
到你座位一坐,看看我的肩上
你的这些刀枪旌旗与布局
就知道你是兵是将是帅
能否守正出奇
年轻人
如果你能懂我
就静下心来想想
我喜欢你的手指带着思虑
在我的肩背上弹奏心曲
当你飘忽的邪念如尘埃落地
你可能会发现
我是来自庙堂的木鱼
正等待着你,轻轻的拿起
不同凡响的神笔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

版权声明:
文章为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原创整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师者说二维码,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