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教研课题  / 教研专题  / 国外学生喜欢的课外书,你的孩子读过吗?

国外学生喜欢的课外书,你的孩子读过吗?

专题丨国外学生喜欢的课外书,你的孩子读过吗?

79

每个国家的学生,对于课外书的选择都不相同,这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社会文化和教育的影响。关于阅读书目的评判可能各有千秋,但好的阅读习惯一定会使人终身受益。我们从以下几个国家和地区,看看不同的学生喜欢什么样的书籍?对于阅读兴趣的培养又是如何进行的?

丨最爱本土文学 倡导个性化阅读

英国官方没有指定课外阅读书目,因为英国人普遍认为,教育部门无权干涉学校、老师和学生的阅读选择,而是更愿意给学生的阅读以更大的空间和充分的自由。

通常英国的中小学生们在各自老师划定的书目范围内,自主选择进行大量的精读和泛读。在小学阶段,每个学生每周至少读两本书。进入中学,英语课开始分为两门:英语和英国文学,学生们的阅读量和阅读难度也会大幅提高,英语以写作训练为主,英国文学则侧重于阅读和鉴赏。

最近十年对于阅读范围的调查发现,英国老师最喜欢推荐的作家是莎士比亚和狄更斯,他们的著作常常被列为学生的精读书目。这些书目需要英国中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花几个星期到一个学期的时间来研读,不仅要学习英语语言,欣赏语言之美,学习写作方法,还要研究小说的背景、作者、人物塑造、人物特点、对社会的影响等。

▲莎士比亚话剧

除精读一些英国大家的作品之外,老师们还会鼓励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进行个性化的阅读。调查显示,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被认为是最受学生们欢迎的书籍,其次有托尔金的《指环王》、勃朗特姐妹的《简·爱》和《呼啸山庄》、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等。

英国教学大纲和学历管理委员会主管英语课程的负责人苏·霍纳指出,英国学生普遍偏爱具有英国特色的文化和历史书籍,因为这些著作具有“超越时空的品质”。

丨流行与“时”俱进 鼓励多元化阅读

在个性主义文化的氛围下,美国学生在选择读什么书方面更具有叛逆思想。对于老师布置的书目,一位美国学生曾经很酷地对老师说:“《愤怒的葡萄》读起来太枯燥、干巴巴得简直就是葡萄干。”因此,美国一些学校为了鼓励学生们读课外书,也是绞尽脑汁。

首先,教师会提供一个更加多元化的书单,不仅包含了古典文学、英美文学,还加入了非洲、亚洲等国家的文学作品。让学生们在阅读的同时能够通过课外书打开一扇通向世界的窗户,从文学当中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生活。

其次,课外书的内容选择主要倾向于和学生们的生活相关,让他们感同身受,并给他们提供指导和支持。例如,一些学校针对美国的种族多元化,会推荐学生阅读一些介绍少数族裔生活的文学作品,或者讲述有关是非、爱、友谊等人生哲理的书籍,这样有助于学生真正了解美国的社会文化,激发学生旺盛的求知欲。

▲ 哈利波特系列在美国青少年里特别受欢迎

最后,美国学校的书单也与“时”俱进的添加了很多当代炙手可热的奇幻作品:《霍比特人》《指环王》《哈利波特》《少年派奇幻漂流记》,这些书在美国学生当中都十分流行。

对于这些流行书目会不会替代古典文学,成为没有文化营养的“精神食粮”,美国老师的态度非常开明,他们认为读书不必拘泥题材,而在于书所传递的意义。

丨喜欢名著和科幻 多方合作培养阅读习惯

法国是一个浪漫的国家,也弥漫著书香气。据法国国家图书中心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法国平均每人每年读书约16本,可谓是一个阅读大国。在这种氛围下,法国的孩子对于阅读的兴趣自然而然也很高涨。

据研究报告显示,法国孩子喜欢的阅读类型非常丰富,莫泊桑、雨果、巴尔扎克,除了这些世界名著,他们最喜欢的阅读类型还有科幻小说,例如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环游地球八十天》等等。

在法国,孩子阅读习惯的培养由家长、政府、学校和社会团体等多方的共同努力。法国文化及通讯部会开展读书活动,为新生儿家庭配备1套纪念册和1本阅读指南,并通过网站、明信片等形式为家长提供阅读建议,同时对家长进行阅读专业培训。

法国公立图书馆每年要接待10万个班级,即约有200万名14岁以下的儿童在专业人士和志愿者的指导下走进图书馆读书。“快乐时光”是巴黎一所面向青少年开放的图书馆,为了激发孩子们的读书兴趣,该馆工作人员会组织小型图书会,绘声绘色地给孩子们讲故事。从小学开始,法国各市政府都为青少年制定月度计划,学校也会根据教学要求选择儿童读物推荐给学生,孩子们要在业余时间完成阅读功课。

此外,法国文化及通讯部还与相关部委联合,有针对性地在资金和政策上支持促进青少年儿童阅读的社会团体,协会成员根据学校的要求陪伴孩子们阅读。在分享读书时光时,志愿者们有时也会与孩子们一起排演小话剧,把故事演出来,增强阅读的趣味性。

丨经典接力相传 热衷传承化阅读

俄罗斯的中小学文学课本和课外书永远离不开俄罗斯本国文学大师的经典作品。随着时代的更新,这些作品也依旧受到学校、学生和家长的重视。过去父辈中学读过的书,与孩子现在的阅读书目大体相同,俄罗斯对于经典作品的阅读,可以称得上是代代相传,辈辈接力。

在俄罗斯,低年级的学生要精读普希金和叶赛宁的作品,初中后期和高中时期则必读契诃夫、布尔加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即使有些作品对于不同年龄的学生来说难以理解,教师和学校也会针对不同年级选择推荐不同的章节,而不会推荐改编本。无论学校、教师还是家长们都普遍认为,大部头作品可以通过选读部分章节,让学生初步了解这些经典名著的精彩片段。“不适合孩子阅读的名著”并不存在,关键是要让孩子们通过认识名著来确立自己的阅读起点。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份由俄罗斯教育和科学部推荐的“中小学生应读百部文学作品”书单中,俄国的经典名著占据了半壁江山,外国文学和现代文学所占比例相对较低。这些被推荐的经典名著通常充满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情怀,且多半是战争题材,例如《战争与和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教育和科学部希望学生们通过阅读这些书,能够强化他们的国家意识和传统价值观。

丨习惯睡前阅读 绘本读物受欢迎

北欧人习惯睡前阅读,这培养起了孩子们从小喜爱阅读的习惯。

睡前阅读几乎不是什么个别案例,这几乎是融于北欧家庭亲子教育里的一项必修课,无论对于孩子还是父母,都是孩子成长过程中难以磨灭的宝贵记忆。这床头的半小时阅读,不仅培养了一个爱读书、善读书的民族,也激发有潜力的父母们写出了一部又一部的儿童经典。比如作为瑞典儿童文学的经典《长袜子皮皮》《淘气包埃米尔》等,正是林格伦当时在床前灯下为女儿读书讲故事时,激发出的写作灵感。

除了家庭的阅读时光,学校里也是步步跟进。每隔一段时间会来个“读书会”,让小朋友们讲讲自己近期看的有意思的书。儿童读物丰富多彩,有时甚至一页就一句话,几句话就是一个故事,配上色彩浓厚的插图,很能击中孩子们的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书慢慢增厚,故事慢慢变长。老师鼓励阅读,会定期发放“读书记录表”给大家。到了中学、高中,因为没有各种会考,且课外阅读量作为社会交际能力考核之一,课外阅读依然是学生课外必修之一。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阅读让人明智。孩童时悬挂在教室里的格言,如今重新回味,又多了很多领悟和体验。社会风气决定着每一位公民的意识和修养。而整体的社会风气,又有赖于公民个体修养的“百聚成海”。

所以,终是开卷有益。即便不与人交往,沉浸在阅读里的时光,那是沉寂的时间之中另一段生命繁华投下的光阴。


参考资料:
现代教育报丨文化新闻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

版权声明:
文章为中国教育期刊网·基础教育研究组原创整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师者说二维码,违者必究